2009/10/08

组义工团倡环保 川行街头派酵素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 下午二时四十九分

报导、摄影:黄碧丝

提起陈来水,相信亚罗士打人都不会对他感到陌生,尤其如果说起环保酵素,大家一定会说:“去找陈来水!”

现年44岁的陈来水,在这2年来推动环保工作可谓出钱出力、不遗余力,在亚罗士打是有目共睹的。很多人一讲到酵素,就第一个会想到他,因为他在这2年来,平均每个月都会自掏腰包酿制了逾5000公升的环保酵素免费派送,同时还自资印制说明书在大街小巷分派,鼓励大家在生活里善加使用环保酵素,同时还主办了不少讲座会,以及推动净化河流运动,教导大家如何制作环保酵素,鼓吹环保!

刚于去年荣膺吉打州苏丹殿下封赐“准拿督”(SDK)勋衔的陈来水,也许还有人并不知道,他其实也是《大船》(BIG SHIP)家俱有限公司的董事经理,在吉北区拥有7间家俱分销店,而家俱工厂就设在吉北武吉槟榔。难得的是,身为家具厂及多间家俱店的老板,他却可以放下身段,走向大街小巷,甚至在下班后或假日,拿着麦克风站在闹市路边办起“小型环保讲解会”,向路人免费派送环保酵素的同时,还现场指导大家如何制作酵素,希望藉此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

他与太太李淑芬更于去年组织了一支人数高达80人的环保义工团,取名为《吉打州环保酵素爱地球组织》,除了主办健康环保讲座会外,还积极的推动净化河流运动,风雨无阻的川行在大街小巷、巴刹、学校等地,向公众传达环保的重要,倡导人们一起向保丽龙与塑胶袋说“不”!

访问是在陈来水位于武吉槟榔的家俱工厂办事处进行,在记者到访的2天前,他也才耗资了数千令吉,在工厂四周的屋顶上装置了喷撒水雾器,里边盛装的就是环保酵素,每天在上班时间里全天启动向空气喷撒,他说,这可助于净化污染的空气,同时也可降低气温。

在工厂大门前,陈来水也摆放了逾50桶在酿制中的环保酵素,这些都是他和太太及员工们联手制作的,每一桶容量100公升的酵素,一旦成熟后,就会被装进所收集回来再循环的矿泉水瓶里,然后再免费派送出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样已做了2年,从不间断。

“你若去跟人家讲如何做环保,环保有多好,大部份的人会听过就算了,或者也没耐性去听你讲太多,与其如此,不如我们就用最简单和直接的方式,把酿制好环保酵素免费赠送出去,如果用了看到成效,大家固然就会愿意跟着去做了!”

亲身见证酵素的效果

是什么动力让一个大老板,把名利放一旁,愿意花钱又花时间的落力去推动环保酵素呢?

他笑着表示,其实大家都会说天气变得越来越热了,他也曾经像许多人一样,知道“全球暖化”这个名词,但却没有去深入了解其存在的问题,直至2年前,通过环保酵素因缘认识了槟城的温秀枝医师,进而才对全球暖化的现象及所带来的严重性灾害有了更深层的认知与感悟。

他进一步指出,2年前是太太李淑芬先从报章上读到槟城温秀枝医师的新闻,温医师便是当年在泰国参加了酵素研发人DR.ROS的环保酵素课程后,把制作环保酵素的秘方带回国并公开传授的我国首位“酵素达人”。那时候,其太太看了新闻后也依样画胡芦的在家里制作环保酵素,3个月后在家里实验。无论抹地、洗衣、洗碗碟或冲凉,都亲身见证了酵素所带来的效果与好处,最初最明显的验证便是家里的蚊子都不见了,从此他开始留意起有关温秀枝的酵素环保新闻,并在温医师的讲座会上,更进一步的领会到了全球暖化的灾害性,这触动了夫妇俩的心弦,也启动了他们的环保之路。

“就像最近台湾的88水灾,也是全球暖化的导向!全球暖化共分6度,台湾88水灾只是属于2度,就足以令整个村庄被埋没不见了!若人类不再有所警惕,为地球做点事,可想而知,当全球暖化到达6度时,也就是世界末日了!”

他表示,在深入接触到环保酵素的好处后,既然知道有这样好的东西,而且不需要大成本,大家都可做到的环保,何不加以推广出去呢?

谢绝塑胶袋与保丽龙

于是他和太太,以及后来成立的义工团员,开始不停的走向街头,进入巴刹,向家庭主妇、民间团体组织,以及学校等免费分派环保酵素,同时也趁机向大家灌输环保知识,包括讲解保丽龙与塑胶袋对地球所带来的问题和影响,劝导人们不要再使用保丽龙餐具与即用即丢的筷子,上巴刹买菜或逛街购物,尽量使用环保袋及饭格,谢绝塑胶袋,希望藉此提升人们的环保意识。

他说:“尽管环保口号喊了这么多年,但其实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保丽龙是不能腐化的东西,它会破坏地球自然生物与环境,内还含有有害的化学成份,当滚烫的食物倒入保丽龙餐具时就会释放出毒素,我们又把它们连同食物一起吃进肚子里,长期下去,癌症就是这样得来了!”

环保路上之热嘲冷讽

这2年来,从收集烂水果和果皮,再到切分成小片酿制成环保酵素,陈来水夫妇都亲力亲为,与义工团员们一起配合,甚至出动家俱厂罗里到巴刹及水果摊档去收集烂水果,再到羽球馆回收球员们在练球后留下的矿泉水瓶罐,这些都是长期且定时性的靠着义工团们去分工合作,如此出钱出力又付出时间,却分文未取,赢得掌声的同时,难免也招来闲言闲语。

他坦言,在推动环保酵素的这条路上,经常被人说是傻瓜,也有人笑他疯了,堂堂一个大老板站在街边拿着麦克风像卖膏药的江湖佬,讲着不赚钱的环保工作!也有人认为他这样做只是爱出风头,还有人置疑他的动机是想利用环保之名来商业化“环保酵素”。面对这些冷嘲热讽以及流言蜚语,陈来水说:“ 人家要怎么说就随他们吧!但我并没有因此就被打倒或退缩了!”以一种笑骂由人,‘做就对了’的豁达来笑看人生。

有人笑他傻,当然也有人赞赏支持。陈来水透露,吉打中华工商总会会长拿督陈钰标局绅给予不少精神上的支持,看见义工团辛苦的到处收集矿泉水瓶罐,便献议赞助他们全新空瓶,不过陈来水说,尽管热心人士愿意赞助,但为了达到环保效益,义工团还是继续回收瓶子循环使用。

除此之外,他也指出,最近还有位稻农有意向他购买大量的环保酵素,以喷射在稻田里试用,但由于陈来水坚持不商业化的理念,所以最后该稻农想出了个妙法,即是用物物交换的方式,以每公斤黑糖向他换取5公升的环保酵素。

对于被指有意商业化环保酵素的传言,他笑谓:“最先研制出环保酵素的泰国医师DR.ROS推广环保酵素39年来都不曾卖出她所发明的酵素,我陈来水也一样39年里不会将之商业化!”今年44岁的陈来水,39年后也是83岁的老人家了。他说:“如果那时我还活着,更没必要拿酵素来赚钱!我更希望看到的是39年后环保酵素已深入民间,是家家户户必备用品了!”

环保路上之官员冷漠

虽然政府这些年不断有在媒体上打出环保口号,倡议及提醒人们要环保来拯救我们的地球,然而在推动环保的这条路上,陈来水却感叹,其实他们面对最大的问题,并不是人民不配合,而是政府官员不合作,反应最冷淡。

“去年12月我们在吉打河推动的《净化河流运动》,邀请协助单位,即亚罗士打市长前来主持,市长一口答应一定出席支持,结果当天爽约了,也没派出代表出席,几个月后在另一个场合里遇见他,他说他忘记了有这个活动!”

还有一次,他通过亚罗士打市议员郑恬斯邀请了市政厅一名负责垃圾事务的官员到太子路过港的甘榜不再也巴刹见证酵素的好处,希望通过他的职权能在其部门加以利用。“路旁有个堆积如山的垃圾堆,臭气冲天难闻,我把准备好的环保酵素倒进了有关垃圾堆里,几分钟后难闻的气味都凭空消失了,该名官员也很啧啧称奇,可是之后却也没有下文,不见有心想协助推广的意思。”

他感概的说,环保酵素在华社如今已经是广受认知与善用,然而在马来社会里,却还是不能热衷起来,即使免费赠送酵素给他们,还是有人说不懂得使用。有鉴于此,他表示,未来的方向他准备和其义工团朝郊外前进,向乡村小镇的居民派赠环保酵素及办环保讲解会,同时走出吉北亚罗士打,朝吉中双溪大年进攻,并计划在双溪大年主办相关的讲座会,希望带动整个吉州人民。

此外,他也欢迎公众协助把使用过的矿泉水瓶收集交到其《大船》家俱任何一间分店,以便可以再循环使用,继续分派环保酵素给更多人。

环保路上之功效益处

说起环保酵素的功能,陈来水谈起他的亲身经历。他说,其太太娘家有一名年逾80岁的伯伯是名糖尿病患者,手脚经常会因被蚊子叮咬抓痒后就出现红湿的伤口,良久才能愈合。今年大年初一拜年时见状便把环保酵素洒在老人家的手臂伤口上,结果2天后伤口便自动干了!“在过去,这种伤口虽不会导致溃烂,但也是需要数个星期时间才能自动愈合,结果现在涂上酵素几天就没事了!”

他指出,从制作环保酵素的第1天开始,酵素在发酵时催化过程会释放臭氧(O3),这能分解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及浓缩在云层中的重金属,继而将热气排出地球。所以当我们从制作酵素的那一天开始,也等于在做着环保工作了。此外,环保酵素也能转化氨(阿摩尼亚)成硝酸盐(NO3),是植物的肥料与营养,酵素也能转化二氧化碳为碳化物(CO3),滋养海洋中植物、鱼类和其他海底生物。

“而且也具有防菌功能,用来抹地、洗碗碟、洗衣服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因为生产过程没使用任何化学合成物质,在酿制过程还能统一体中,共同构成一个复杂而稳定,又具多元功能的酵素生态系统,这可抑制有害的微生物,尤其是病原菌和腐败细菌的活动,促进植物生长,且还会产生副离子作用,有助于净化周遭环境空气。 ”

他指出:“尤其家里有小孩经常爬在地上的,也鼓励使用酵素来抹地和清洗,比使用市面上拥有化学成份的抹地液或洗碗液更安全有效。”更重要的是,如果家家户户都能使用这成本不高又绝对安全的环保酵素来抹地或洗碗碟,那些含有酵素的水流进沟渠再流向大海,长期下来也就减低环境污染。

http://www.kwongwah.com.my/supplement/2009/09/27/4.html

2 条评论:

1046 说...

到底能不能用来洗头发的?

陈建逢TAN KEAN PENG 说...

可以洗头发,可是怎么用就得看你想拿来纯粹洗发还是拿来治疗脱发。